珠世 過去。 重生後成了權臣掌中珠 第93章 身世

最新ネタバレ『鬼滅の刃』188

珠世 過去

天色已頗晚了, 迷蒙的暮色里, 春嬤嬤正帶人挨個點亮廊下懸著的燈籠。 魏鸞將抱廈里的事安頓好,便踱步出了北朱閣,等盛煜歸來。 遠處的游廊上有人影浮現,熟悉的魁偉身姿,步伐卻不似尋常健步如飛。 他走得很慢,似在思索斟酌。 魏鸞微覺詫異, 接過染冬挑著的竹編燈籠, 迎接過去。 離得有十余步的距離時, 借著昏暗的天光,魏鸞終于看清了盛煜的臉——冠帽下輪廓冷硬, 眉目峻整, 神情卻有點陰沉。 他身上仍是玄鏡司的那身威冷官服, 腰間蹀躞整肅,行動間如載華岳,跟去歲來北朱閣時的姿態相似。 但如今夫妻的關系已迥異于往常,今早盛煜離開時神采飛揚,還曾含笑叮囑她等他回府。 此刻他露出這副表情,著實讓魏鸞意外。 盛煜的手臂有點僵,低頭望向她,正對上那雙清澈瀲灩的眸子。 單薄的海棠紅衣衫嬌艷綺麗,勾勒出窈窕裊娜的身段,她柔嫩的唇瓣翹起盈盈淺笑,淡淡脂粉裝點下,眼角眉梢風姿綽約,亦溫柔婉媚。 無端讓他想起昨夜床榻之間,她香汗淋灕,柔若無骨,趴在他胸膛媚眼如波的模樣。 原本想好的責備言辭,忽然就說不出來了。 盛煜頓住腳步,喉結滾了滾。 上回在霜雲山房瞧見周驪音跟盛明修的親密舉動時,盛煜幾乎沒多考慮,便拋下客人叫走弟弟,晚間去找魏鸞時也理直氣壯。 方才听見門房的稟報,得知盛明修在與魏鸞說話後竟然追著周驪音走了,怒氣升騰而起,腦海里最先冒出的念頭,便是怨怪魏鸞不該撮合。 畢竟這件事,他曾三令五申。 魏鸞明知他對周驪音的芥蒂,明知他將來會將刀鋒指向章皇後姑佷,為何偏要摻和一腳,將這潭水攪得渾濁?如此放任撮合的舉動,不止是無視他的態度,更顯得任性而不顧後果——那兩人注定難以周全,牽扯不清藕斷絲連,無異于飲鴆止渴,對誰都沒益處。 就算她才十六,未脫少女心性,也不該如此輕率。 這讓盛煜很是氣惱。 在踏過藤蔓掩映的垂花門時,盛煜甚至在想,今晚見到她,定要說幾句重話重申態度,好叫她知道輕重,牢牢記住,往後再也不恃寵而驕,任性胡鬧。 就連告誡的說辭,他都想好了。 然而此刻,瞧著近在咫尺的嬌麗眉眼,那番嚴厲的告誡終究難以吐出。 溫柔的風拂過院牆,投林的夕鳥撲稜稜飛過。 盛煜身姿挺拔,清了清喉嚨。 那雙腳被釘在了原地似的,衣衫被吹得鼓蕩,卻沒有去抱廈邊吃邊談的意思。 盛明修追出曲園,確實是听了她的勸言,雖然她原意並非撮合,這事卻無可否認。 不遠處游廊的昏慘燈光照過來,她微不可察地往後退了退。 這般態度著實如一盆涼水澆到魏鸞的頭上。 她雖年少,卻知言出必踐。 她身為閨中密友,原本不該置身事外,視而不見。 可為了盛煜,魏鸞明知周驪音為少女心事而飽受困惑,卻沒能盡密友之責。 只在著實看不過眼時,勸盛明修給個清楚的交代。 如此而已。 結果,換來的卻是盛煜的懷疑——當時府門口的情形,他自是從僕從口中查問得知。 夫妻成婚已久,對方的性情行事,彼此都看在眼里,他卻仍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假定罪名,給了她冷臉。 顯得昨晚的溫柔、她的殷切頗為可笑。 但恕我直言,三弟並非稚氣孩童,明知如此情勢下前路艱難,卻仍義無反顧地出了京城,可見他自有主意。 那是他們選的路,旁人可曉以利害,甚至出言規勸,卻不該橫加阻撓。 這件事上,夫君未免過于先入為主,狹隘蠻橫。 從前的如履薄冰和謹慎收斂盡數消失,那雙眼楮望過來,沒有半點鋒芒,亦無半分躲閃。 盛煜活了二十來年,除了被永穆帝責備外,還是頭次被人當面數落。 那個人還是比他年幼十歲的魏鸞。 他愣了愣,便見她拂袖轉身。 三弟是否在那里,我也不知,夫君盡可查問——這于夫君而言是舉手之勞。 只是長寧此次是避世靜心,還望夫君勿告他人,更不可為難她。 夜幕降臨,飯菜香氣遠遠飄來,廊下的燈籠暗紅奪目。 她的腳步不疾不徐,單薄的衣衫隨風輕揚,裙裾掠過甬道,如流雲翻卷。 很快,她進了北朱閣,沒再回望一眼。 留下盛煜巋然站在原地,被數落得神情僵硬。 …… 是夜,夫妻同在曲園,卻各自宿在南北朱閣。 盛煜翻來覆去,琢磨著魏鸞的態度言辭,隱隱覺得自己是誤會她了,幾回翻身而起,終是沒能抬步邁往內院。 不止是因生平頭次被人頂撞冷落,慣于冷傲的男人拉不下臉立刻去求和,更因跨不過心里對章氏母女的那道砍。 生而為人,畢竟是有私心的。 哪怕被魏鸞直言戳破後,盛煜也稍稍意識到,他似將這私心變成了旁人身上的枷鎖。 北朱閣里的魏鸞倒是睡得不錯。 盛明修的事她問心無愧,因盛煜不問青紅皂白就懷疑她而生的那點怒氣,在用完香噴噴的美味晚飯後,也消弭了大半。 她如常沐浴歇息,還點了支安神香助眠入睡——明日是父親的生辰,雖說魏嶠並未張揚操辦,她卻要回去道賀,可不能頂著烏青的眼圈叫家人擔憂。 翌日清晨,魏鸞薄妝華服,驅車去敬國公府。 原本她還打算帶盛煜同去,經了昨晚那場不愉快,徹底打消了念頭,只孤身前往。 魏嶠夫婦問起,也只說盛煜公事纏身,並無空暇。 因鎮國公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盛煜又是昨日才回京現身朝堂,魏嶠不疑有他,便未再提這神出鬼沒的女婿,只管留女兒在身邊,闔家高高興興地吃飯,關著門熱鬧。 母親當時常出入皇宮,不知可曾听過這些。 魏夫人遲疑了下,卻沒否認。 你也知道,玄鏡司跟章家結了死仇,皇後每次召我入宮,都變著法兒的刁難。 這種事情,若當真有,母親早點說明白,我也好心里有數。 魏夫人當然知道章皇後身在中宮的手段,瞧著被夾在虎狼之間的女兒,只覺心疼。 明燭緩緩燃燒,魏鸞拿著棋子在桌上劃拉,蹭得輕響。 皇上當時中意的是位出自江南的女子,在他出巡時親自帶回,長得十分美貌,性情據說也極溫柔聰慧。 只是太後極力阻撓,最後也只封了個極低微的位分。 魏鸞卻如聞霹靂,渾身都不自覺緊繃起來,想著這二十年來的情形,幾乎能猜到後面的事。

次の

施珠得道

珠世 過去

佛住世時,有一位擅長鑑賞寶珠的婆羅門,偶然獲得一顆如意珠。 這顆如意珠為世所罕見,別說一般人不曾見識,連他這樣的專家,也都無法識別。 於是婆羅門攜帶這顆稀世奇珍,從南天竺到東天竺,遍歷各國請教高明,卻始終無法如願。 行腳天下多年,這一天,他來到了舍衛國,親謁波斯匿王。 王宮中,眾臣雲集,諸賢海會,皆為一睹這顆天下無雙的至寶。 婆羅門環顧四周,朗聲發問:「請問有誰能夠鑑別這顆如意珠?」眾人莫不搖頭默然。 見狀,波斯匿王當下決定帶領這名來自異城的客人拜見佛陀,解答疑惑。 佛陀端詳風塵僕僕前來的婆羅門:「你知道這顆寶珠的名字、來處、功用嗎?」 「不知道。 」婆羅門據實以告。 佛觀此人善根福德因緣成熟,慈祥地開示:「它的名字叫做『金剛堅』,是從一尾磨竭巨魚的腦中取出的。 它有三種難得可貴的功能:第一,中毒的人,不論見珠或觸及珠光,毒消身癒。 第二,患熱病的人,見珠觸光,立刻康復。 第三,結無量怨家債主的人,一旦獲此寶珠,惡緣頓轉善緣,處處受人歡迎、親近。 」 多少年的奔波、磨鍊、尋訪,心中的疑團,剎時煙消雲散。 婆羅門滿腔歡喜難以言喻,決心將此珍寶供養給至尊至貴的佛陀,懇請世尊慈允自己出家為僧。 佛陀金口一宣:「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更應機為現清淨僧相的婆羅門說法,法音入耳映心,婆羅門比丘當下即證阿羅漢聖果,超越三界生死的輪迴。 佛陀身旁諸常隨眾比丘弟子,見此羅漢入道證果因緣殊特迅捷,紛紛隨喜讚歎:「如來智慧無上!不但能善分別此稀世寶珠,還能方便說法,令這名比丘立刻證果成道!」 佛陀緩緩道來過去生的因緣:「久遠劫前,迦尸國仙人山中,有一名五通仙人。 當時,一位婆羅門路經此山,手持一片稀有的樹葉,問仙人是否識得。 仙人為他一一說明,這乃是金頂樹所產的樹葉。 中毒臨死的人,坐在樹下立即痊癒;患熱病者,以樹葉碰觸身體馬上獲得清涼。 這種樹葉一接觸人體,百病消除。 聽完仙人的說明,婆羅門歡喜依止仙人修法,也同樣獲得五種神通。 當時的五通仙人,就是我的前世;拿樹葉求教的婆羅門,就是這位婆羅門比丘的前世。 過去生中我教他身證五通,今生我更進一步教他漏盡煩惱,六通具足,成阿羅漢。 多生累劫,我們以有形財物布施、以無形真理法寶布施、以慈心無畏布施觸除眾生憂惱……點點滴滴圓滿福德資糧,功不唐捐。 布施一門廣開世出世間眾善之門;普願大眾捨有形有相如意珍寶,洞見自性,離言說名相而建立無量言說名相,功德圓具離一切無明病惱,渾然天成不假他求之如意心珠!.

次の

【閒聊】愈史郎跟珠世跟緣壹跟耳飾 @鬼滅之刃 哈啦板

珠世 過去

第343章 混元一氣五行珠 第343章混元一氣五行珠 "昂……"悠遠的長嘯從荒蛇口中傳出,黑色的蛇體瞬間增粗了數倍. 荒獸天生智力低下,幾乎與普通牲畜沒有區別. 但它們卻有著的得天獨厚的優勢,它們有著幾乎無盡的壽命,同時也可以像吃飯喝水一般自動吸收天地元力強化己身. 雖然它們境界低下,幾乎不通本源之道,但強悍的肉身和彪悍的力量賦予了它們一樣強悍的實力. 王梟引以為傲的方天五行印飛出,向著這荒蛇當頭轟擊了過去,然而對方只是簡簡單單的揮舞了一下黑色爪子,便將那大手印直接拍散了,硬碰硬的一擊,這荒蛇的身體只是微微的顫動了一下. "好強的實力! "王梟心中一驚. 荒蛇被王梟這一擊給徹底徹底激怒了,一口褐黃色的毒氣沖著王梟噴了過來,與此同時長長的尾巴一卷,所過之處將周圍的古木,數萬斤的巨石攪成飛灰. 褐黃色的毒氣速度極快,好在王梟及時撐開了本源領域,有效的遲滯了這毒氣的侵襲. "嗷嗚"狼神潔白的雙爪遞出,與那荒蛇的黑色爪子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速度快到極致的黑色蛟爪,直接破碎虛空按在了狼神的一對前爪上,沒有絲毫花哨,甚至都不帶半點本源之力,卻是令人看到了力量與速度的完美融合. "嘭……"一聲悶響,狼神龐大的身軀向後爆退,長滿潔白獠牙口中,一口狼血不要本錢的噴了出來. 僅只一下,便令封神級數的狼神大敗而回,這其中固然有狼神托大,沒有盡全力的原因,但這孽畜表現出來的實力也實在令人驚駭了些. 憤怒之下的荒蛇猶如猛龍下山一般,根本無視王梟幾人,蛇尾一甩,猶如魅影一般欺身而上,一副要一鼓作氣將這可惡的狼崽子生吞活剝一般. "孽畜,找死! "王梟怒哼一聲,青蓮領域現身,全力掌控本源之力束縛此僚,同時方天五行印照著此僚的身上一頓亂砸. 在青蓮領域的壓制之下,此僚的速度終于降了下來,狼神卻是險之又險的逃過了一劫. "全力出手,斬了此僚……"王梟沉聲吩咐,同時戰力全開,斬龍戰刀與方天五行印配合,正面敵住了這怪物. 冰惜顏,狼神,金虎,九尾狐筱靈四人則是從旁策應,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戰力全開之下勉強能和此僚分庭抗禮的王梟在. 瞬間,這孽畜便徹底被壓制在了下風. 然而,令所有人都郁悶的是,這荒蛇的皮肉實在太結實了,足以切金斷玉甚至泯滅虛空的攻擊落到它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女劍聖最強的天劍術全力一擊也只能偶爾破開它的鱗甲,留下一條寸許長的傷痕. 這點傷勢對于體型龐大的荒蛇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 而且,更讓人無力的是,這家伙頭頂上有著一個血紅色的肉冠,肉冠頂端一顆拳頭大小閃耀著五彩炫光的珠子,每當此僚受到傷害,這珠子便會散發出一道五彩神光,瞬間便將其傷勢撫平. "筱靈,你去把天元夢魘果摘了,這家伙我們纏住……"一時間無法搞定這怪物,王梟心中難免有些焦慮,這第七神藥園乃是寶地,耽擱久了一定會有其它生靈趕來,卻是憑添變數. "好"小丫頭聞言,身形一閃,出了青蓮領域幾個閃身便到了那靈果樹之前,取出事先准備好的玉盒開始收寶. "昂……"看護了幾百年的寶物眼看就要異手,荒蛇哪里還管這許多,龐大的身軀直接無視王梟的刀劍,向著王梟撞了過來,它要強行撞開王梟,然後趕過去將那個敢于覬覦自己寶物的爬蟲給碎尸萬段了. 只是王梟怎麼可能讓它得逞,強提一口氣,奮力攔了上去. "快,斬了它頭頂的肉冠,這是最佳時機……" 狂猛不要命的攻擊令化作三十余丈巨人的王梟不住後退,瞬間在身上留下了十余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當然,那荒蛇也不好過,它徹底放棄防守之後,身上留下的傷痕比王梟更多. 這種沒腦子的干法王梟也是第一次遇到,典型的以傷換傷,由于這家伙出手速度很快,而且對于外界的攻擊根本不加理睬,任由它落在身上,目標專注于王梟一人. "咻……"冰惜顏的天劍劃過虛空,一劍將荒蛇頭頂上的肉冠連著那五彩珠子給斬落了下來. 瞬間,一股墨綠色血液狂湧著噴射出來. 肉冠一落,荒蛇的力量速度瞬間大減. "嘭……"一記方天五行印甩出,硬是將剛才還凶暴無敵的荒蛇砸出了十數丈. "肉冠就是要害? "冰洗冤有些傻眼,這也太符合常規了吧. 然而未等她從驚愕中反應過來,狂怒的王梟戰刀飛舞,硬生生將此僚斬成了五六節,殘斷的軀體在地上蠕動幾下之後便停了下來,死透了. "這就死了,不是吧? "狼神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它的要害應該就是這肉冠,或者也不是肉冠,而是這珠子……"冰惜顏有些不確定的將那血色肉冠拿在手中,無形的劍氣一攪,一顆半透明的散發著五色氣流雞蛋大小的如同水晶一般的珠子出現在手中. "這,這是混元一氣五行珠……這,這怎麼可能,此等神物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冰惜顏驚叫一聲. 忽然只見此女胸口劇烈起伏起來,"噗……"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果然是混元一氣五行珠,我這稍一探查便立即被惑了心神,不得了……"冰惜顏摸了一把嘴角的血澤,將珠子扔給了王梟,"這東西,對我們沒用,對你卻是天大的寶物. " "真是混元一氣五行珠? "王梟即驚且喜,珠子一入手,便察覺內里一股及熟悉的氣息傳來,甚至舒泰. "一定錯不了,這荒蛇本身實力不強,但得到此珠子之後卻是實力暴漲,只可惜它沒本事完全煉化此珠,否則我們這幾個人今天都別想離開這里. "冰惜顏輕歎道,"這妖孽就像天生等在這兒給你送寶物的一般. " "真是可惜啊,為什麼不是先天金靈珠,這混元一氣五行珠雖然厲害,但我們這些根本用不了,也只能便宜王老大了. "白眼狼狼神很是有些郁悶的道. "想得美,就算是先天金靈珠那也輪不到你. "王梟嘿嘿笑道. 玄牡珠,先天金靈珠子,火靈珠,水靈珠……雷靈珠等這些寶物都是傳說中可以用來祭煉第二元神分身的寶物. 第二元神分身與使用各種神通秘術煉化出來的分身不一樣,這類分身只能在戰斗時使用,且不能離開本體太遠. 而第二元神分身則完全可以自由行動,算是第二條性命,即便本體死了它還能存在. 不過這第二元神分身的祭煉條件極為苛刻,最難的一關便是分身材料. 而且還必須是契合于自身本源的材料. 比如某人得到了先天火靈珠,但偏偏他修煉的是水之本源,那他就只能望寶興歎了. 因為煉化第二元神分身必須調動與材料相符的本源之力進行長期煉化,如果無法掌控與第二元神材料相同的本源之力,那煉化分身也就無從談起了. 這混元一氣五行珠在諸多煉化分身的材料中算是最頂尖的存在了,只可惜寶物難尋,上古時期至今,此物也不過現世過兩次. 而且有了寶物還不容易找到合適的主人. 因為要將此物煉化成第二元神分身,必須是同時兼修五行本源的人才行. 而且,煉化分身,至少也得有著聖境修為才可以. 眼前這混元一氣五行珠,卻正是為王梟量身定做的寶物. 待日後祭煉成功之後,這第二元神便可以修煉王梟從刀俠谷得到的天刀傳承了. 而且最重要的好處是,日後若是有了混元一氣五行珠造就的分身,便可以令這分身專心修煉五行本源之道,而本體則負責修煉感悟其它本源之力. 因為本尊與分身之間同屬一個靈魂,分身獲得一絲感悟,本尊的感悟自然也會增加一絲. 如此一來修煉速度必是劇增. 更可況,混元一氣五行珠凝練的分身,對五行之道的親和力絕對是最強的,用之來修煉五行之道,絕對事半功倍. "這珠子歸我所有,諸位沒什麼意見吧? "王梟笑問道. "當然歸你了,大哥哥本來修煉的就是五行之道,這寶物你不用誰用. "筱靈丫頭一副理所當然的道. "寶物與你契合,而且這一趟你出力最多,理應得到更多寶物份額,這五行珠歸你,我沒意見. "冰惜顏微笑道. "五行珠最是珍貴,可惜我們也用不了啊. "狼神搖頭晃腦的道:"不過先天夢魘果我們可得平分,大便宜都給你了,足夠抵消你多出的力了. " "你這白眼狼,倒是挺精明的. "王梟微微搖了搖頭,原本還想憑著自己的實力和貢獻多分一兩顆先天夢魘果,送給師尊他們,現在拿了混元一氣五行珠卻是占了大便宜,便不能再多要了.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次の